d88尊龙
    d88尊龙
    所在位置: > d88尊龙 > 尊龙:有些人的童年需要一生去治愈

尊龙:有些人的童年需要一生去治愈

  • 文章来源:未知 / 作者:admin / 发布时间:2020-07-03
  •   “因为童年的不幸,有些人可能一生都无法挣脱那些阴影与负面情绪。尊龙,一生忧郁,孤独一人……”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句话用来形容尊龙最恰当不过,气宇轩昂,眉清目秀,忍不住让人流连。

      他大红的那个时代,林青霞和王祖贤都是他的小迷妹,林青霞为了看他打麻将的样子,一晚上不睡觉。

      在八十、九十时代,尊龙因为代言某房产广告,代言费高达3000万,远超身价排在他后面的周润发和王菲。

      但是,如果你不了解他的童年你可能不会懂得他眼睛里为何总带着几丝凄清与哀愁。

      1952年,一个婴儿躺在汽车站旁的木篮子无父母问津。一位好心人发现了他,将他安置在了香港的一所孤儿院中。

      有一天,一位残疾的女人来到孤儿院收养了他。本以为被人收养就能有一个温暖的家,拥有父母之爱,可结局却是那位养母并不是真心想要收养孤儿,只不过因为当年收养孤儿可以另外得到一笔救助金,为了得到一笔补助罢了。

      10岁那年,养母发现尊龙长得并不丑,便将他送到了香港的春秋剧社学京剧,从此尊龙吃住都在剧团里。

      在尊龙的回忆里,他认为他的生活真正开始是在十岁的时候,”他说,“在那之前的生活让人非常不开心。我住在一个贫民窟。我记得我五六岁的时候,我会爬上一个水泥台,下面是扔垃圾的地方。”

      那个台子像一个小的舞台。我会模仿我所看到的所有东西,让我自己出洋相。小孩都会过来看然后笑。在香港,没有免费的学校。你必须得花钱读书。”

      看过《霸王别姬》的人知道,那些年在京剧社的孩子基本都是穷苦的孩子,他们在京剧社经历着本不该在那个年纪经受的苦楚。尊龙亦是如此,起早贪黑的练功,因长相清秀被欺负是家常便饭。

      尊龙却说在进入京剧社后,在那儿找到了家的感觉。就像每天上学一样,但是训练的是我的身体。

      那里没有学术学习。现在已经没有这种老式的训练了。他们教我们技能,给我们提供住宿,我们挣的钱归公司。

      说话的时候尊龙很平淡,似乎只是娓娓道来一件有趣的事,嘴角微微翘起,不知道是嘲讽还是什么的。

      当师傅们出去的时候,他们就被锁在屋里。仅有的一次外出是出去演出。那样会有一个监护人陪着他们。”“我十几岁的时候几乎与世隔绝——没有香烟,没有酒,没跟女孩交往过”……

      尊龙回忆那段时光说我是吃酱油拌饭长大的,没东西吃啊,我永远忘不了那种生活!整整八年的每一天我都在锻造自己的身体,让之变得像一个铁一样。”

      从初入京剧团喜悦,到之后的麻木,尊龙似乎么有摆脱“哀愁和孤独”,言语中透露出来的是对当时环境的克制,没有埋怨什么,就觉得,自己不该是那样。

      最后,尊龙反抗了。坐大巴外出演出给了他一点他已经完全忘记的自由的感觉。“我彻底地被外面的世界迷住了,”他回忆道,“我跟自己说,‘女人总是会结婚。我会做什么呢?

      这一走就是三个月,明天他都看散步电影,他期间收到过长达十年电影合同,但他觉得不属于这,他被美国和欧洲电影深深地吸引了,决定异乡漂泊。

      出道美国,他没有遇到过有人因为我是中国人打我或者拿我的东西的情况。人们看起来都挺喜欢我,他们对我要说的东西有兴趣,我让他们发笑。我就像一个十二岁的孩子,非常幼稚。

      他很珍惜来到美国的机会,决定要有所成就,报考了英文班、学习音乐、练习舞蹈,空闲之余全部用来勤工俭学,厨师、服务员、小摊贩……都是他的职业,之后他考上美国戏剧学院……

      18岁,尊龙来到了好莱坞闯荡,他为自己取名为Johnny lone:一条孤独的龙。

      好莱坞环境没有想想那么好,让他更现实却更勤奋地工作。当机会来临的时候,他去了纽约。

      尊龙因为他在纽约公共剧院的舞台剧《初来乍到》和《舞蹈和铁路》里的表演获得了奥比奖。

      很快,《冰人四万年》的导演Fred Schepisi请他出演了冻存在北极冰块里的40,000年前的原始人。虽然这个电影没有获得任何奖项,但尊龙的表演得到了非常高的评价。

      尊龙说“第一次回香港的时候,我觉得很难受。许多不好的回忆涌上心头。我去看了养过我的那个女士。她不是我妈妈。我给了她一些钱。她只有一只手,生活条件非常糟糕。”

      他没有功成名就后的报复心,也没有“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攀比与蔑视,他看到的仅仅是孤独,和可怜。

      1987年,尊龙与陈冲合作了电影《末代皇帝》。在拍摄过程中尊龙从不愿和他人交流太多,他觉得故事的主人太过压抑每每拍摄完便立刻离开了,也许找到了心灵深处的共情,触及了尊龙内心不开心的回忆。

      事业的成功是短暂的,不善社交导致他圈内朋友甚少。好莱坞闯荡良久,养母也已经被他养老送终,尊龙决定回国发展,为此他拒绝掉了《艺伎回忆录》,然后他参演了已经糊掉的《康熙微服私访记》系列第5部

      他天真、热忱,对祖国抱有美好的幻想,却不知别人只是利用他,在他身上各取所需。他有过辉煌,也经历过低谷,收获许多,也错过许多。他的一生也是海外华人奋斗的缩影。

      尊龙在拍摄《末代皇帝》时与陈冲可谓是男才女貌的一起一对,十分养眼,他们也成为好莱坞十分有名的华人CP。

      尊龙在一次采访中,提及陈冲,记者问他这么多年有没有对女人动过心,尊龙回答:“我一直特别喜欢陈冲,我们爱好相同,我对她很好,她对我也很好,她是我的天使,我也是她的天使,可是她嫁给别人了,是我没用,我让她跑掉了……”

      就这样他的一生与孤独结下梁子,之后也有过一段婚姻,却因童年的不幸觉得自己无法做好一个父亲而不了了之。

      单身的尊龙也有很多追求者,但尊龙害怕给别人带来伤害都拒绝了,可能因为自卑 亦或是忧郁。

      如果他真的如他的气质一般是个富裕的公子哥衣食无忧,他是否能够不在孤独终老?

      关于童年对于一个人的影响,不禁让我想到了前些日子看到的一部电影《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

      女主人公松子的父亲只顾着关心患有肺炎的妹妹而忽略了对大女儿松子的关心,以至于松子在儿时为了讨好父亲、让父亲开怀大笑形成了讨好型人格——只要别人能够多爱自己一点,让自己不在孤单,松子愿意付出所有。

      尊龙有他的孤僻和自我,他不知道如何跟人相处,如果与世界共处,但是他尽心的做公益,他帮助了很多的孩子,他真挚的面对这个世界,享受属于自己的孤独。他称自己是艺术家,不是明星。

      我想,也许晚年的尊龙,生活是最惬意的,有阳光,有狗,有古树作伴,还有伤痕累累,却又声名显赫的一生可回忆。